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五步 | 30th Jul 2009 | 悠遊萬里 | (48 Reads)

Picture

昨天從北京回來了。終於。

8 天旅程不長不短剛好把該去的地方都去了,京城很大,走不完。喜歡馬路兩旁一排排的槐樹,散落滿地細碎的小小黃花瓣;喜歡寧靜地沉澱歷史的胡同小巷,單車穿插老人坐屋前乘涼,充滿生活的脈搏;喜歡巨大而廣闊的故宮,它是座孤傲的空城,兀自在固執地懷勉上百年的風光。北京是小數我覺得會再去的地方,我會掛念那裡充滿歷史的空氣,那種深刻是香港不能找到的。

 (閱讀全文)

五步 | 22nd Jul 2009 | 悠遊萬里 | (31 Reads)

素聞京師乃繁華之地,吾心一向神往,籌劃月餘,終於明日出發赴京。

離開是為了回來,旅行是為了思鄉。
我只想輕輕鬆鬆浪蕩京城8天,讓思緒放空,
呼吸外面的空氣,看看那裡的天,漫無目的地走走停停,
唯一要注意的是,不須介懷,
take it easy.
不要被別人影響到我應該要十分愉快的心情。
要保持心境愉快喔!

回來再見。


五步 | 18th Jul 2009 | 朝九晚x | (113 Reads)
大部份時間我都在辦公室辦公——雖然從前的我從沒想過自己會打寫字樓工,不過我的公司其實位於工廠區,即是大熱天時會有半裸大集佬身水身汗出出入入運貨的那種大樓......。雖然我不能算上正宗OL,只是想說說辦公室的瑣碎事與怪事。 (閱讀全文)

五步 | 15th Jul 2009 | 男女情事 | (131 Reads)

不論是兩男一女,還是兩女一男,( 當然可以三男或三女  ),總之一段感情涉及第三者 ( 當然也可能有第4,5,6,7者 ),相信一般來說三個人都十分苦惱又矛盾,可是不排除有人會樂此不疲地穿梭在兩人之間,貪婪地兩個都要,而且十分享受這種危機又刺激的關係之中。

我身邊正有一個例子。

 (閱讀全文)

五步 | 14th Jul 2009 | 不平則鳴 | (263 Reads)

記得謝安琪有首歌歌詞怒斥八掛雜誌狗仔隊,歌詞是有意思的,只是歌不好聽。
每次經過報攤,本本雜誌報紙書刊各自叫囂,題目語不驚人誓不休,還夾雜好些俗艷的潮語,什麼「暗交」、「0靚模」、「啜爆」......到最近的「狂奶再起」簡直一絕,低俗是低俗的,不過創意十足,別怪那些看圖作文的記者,要知道有怎樣的讀者,就有怎麼的雜誌,
demand and supply ,各式各樣光怪陸離不中不西品味庸俗,畢竟這才是香港。

 (閱讀全文)

五步 | 13th Jul 2009 | 電光幻影 | (72 Reads)

Picture 

從第一集 ICE AGE 起到第三集,我都是捧場客,
因為我愛卡通片,因為真的好好笑,笑一餐,腦輕鬆。
到了第三集,搞搞新意思,看了 3D 版 ( 原來這是我第一次看 3D 電影! ),
果然好立體!!放心,唔會頭暈,視覺效果十分刺激,
笑位十分密集,好好笑。

 (閱讀全文)

五步 | 11th Jul 2009 | 閒話少說 | (68 Reads)

不知不覺 2009 年又過了一半,時間不知到哪裡去了,
讀書的時候我們在幻想自己 25 歲的時候到底會怎樣,
早兩天我才忽然醒覺,距離 25 只剩兩年多,
從前天真無知地定下的目標,沒有幾個實現了,
是目標太遠大還是我太無能?
我說過去流浪、去畫畫、要寫書、要自由、要讀書、要戀愛......
好明顯的沒有幾多個做到,
旅行是有去,
畫,我已經不再畫了,
寫稿和寫blog寫得最多,
讀書也許要過多幾年,
每天上班下班算不算自由?
心靈上我倒是十分自由......

 (閱讀全文)

五步 | 10th Jul 2009 | 閒話少說 | (33 Reads)
昨晚寫完一篇「關於夢」,然後昨晚就造惡夢。
不知兩者有否關係,只是這個惡夢也挺有情節,有人物有畫面,
亦都挺得人驚。
這個惡夢幾有創意,恐怖不是因為有鬼,
恐怖是因為除了鬼之外,更令人懼怕的是沒有自由。 (閱讀全文)

五步 | 9th Jul 2009 | 閒話少說 | (30 Reads)
從不失眠的我常造夢—不論睡覺或是白日夢。
而很有一些夢是印象深刻的,
有人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有人說夢是潛意識的投射,
雖然我看過佛洛伊德不等於我懂得解夢,
只是我的夢有時候真的反映著一些自己白天不肯或是不敢承認的事實。

 (閱讀全文)

五步 | 6th Jul 2009 | 閱讀悅獨 | (103 Reads)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近年台灣大熱的一位作者—九把刀。
看得多嚴肅文學,偶爾要找些流行文學看看,調劑下。
有同事是九把刀的 fans,大力推介殺手系列和獵命師,
不過她說獵命師斷了兩年沒更新,我又怕太長篇太上癮,
先看殺手系列作為入門。

 

 (閱讀全文)

五步 | 2nd Jul 2009 | 閒話少說 | (163 Reads)
我喜歡換髮型,一年平均換3至4個髮型。
可是我其實好怕去髮型屋,一來好怕好多話的髮型師、
二來好怕三唔識七的男人幫我洗頭,某程度上洗頭都屬於頗私人的一件事......
三來好怕剪到個頭好老土。
近年我終於找到位可以信賴的髮型師,勇於嘗試不同髮型,
效果也十分滿意。
可是最近我去電髮,本想電個自然波浪曲髮,
出來卻變了80年代鍾楚紅的爆鬆曲髮,
我對著鏡子,忽然有種剃個 skin head 的衝動。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