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五步 | 20th May 2012 | 閒話少說 | (69 Reads)

雨中野餐,在西九海濱。

許久沒做過傻事,幾個傻子撐著傘,半邊身濕了都還是走到了公園,望著煙雨迷濛的維港,咬著三文治。想來,實在浪漫得很。

 

星期6睡醒去了一趟會展正在舉行的Art Fair,看著如此密集式的art pieces,想來大概是香港人才會如此辦art fair。天親耳聽到一位年輕人說:「嘩呢件野都要十幾萬呀!」,不禁莞爾。藝術與商品這兩個名詞,於我心中是不應該扯上關係的,正因世上存在如此多的草包。選在下午5時左右到達,人流明顯少了,走得尚算舒適,但心態是比不上前兩年般興奮了。餓極,決定文藝到底,跑去吃all day breakfast,當一壺咖啡放在我面前之時,忽然感到充滿力量,咖啡從來都是安撫情緒的好朋友。想到面前的困局,我的不快樂來自於正在強迫自己放下,而問題是我偏偏放不下,於是就在這之間掙札,結果,我決定,既然真的放不下了,又何苦難為自己,就別放好了。

想通了,冷靜期立即完結。今天再見到那位先生,我想罷了罷了,就這樣好了,拖拖拉拉的糾纏下去吧,做人有時候不能撇得如此開的,也許終有一天一覺睡醒,什麼都放下了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