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五步 | 2nd Aug 2014 | 悠遊萬里 | (51 Reads)

Day 25. 假使快樂有盡頭/痛苦也未會不朽

先是喉嚨痛,然後流鼻水,再來就是低燒。一貫的感冒三步曲,耳熟能詳。吃點藥多喝水,我在床上躺了兩天,終於好了大半。想來想去都想不通為何會生病,只能說也許是前晚運動完畢沒有立即洗澡著了涼吧。 

喉嚨痛得緊要,在蜂蜜水裡擠幾滴檸檬汁,清清涼涼的甘甜帶酸,就是最好的comfort food。人在他鄉生病的時候特別感觸,S說來到這邊不捨得回港,而我卻懂得了鄉愁。 

有說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我們中國人相信物極必反的道理。早兩天在網上看到有人卻說,合久必分,分久又何必合?她是在寄語某人某段逝去的戀情,既已逝去,何必輪迴?我看了,彷彿當頭捧喝。

也許,在我們的心底裡,總有些細微的期盼,就像是《春光乍洩》裡何寶榮反覆地問黎耀輝,不如我地重新開始?——從前我對這句對白無比不屑,後來卻把它悄悄埋在心底,但當下,我卻想通了,過去無法抹殺,談何重新?

出發前跟好久不見的朋友E飯聚,她近來暴瘦,是我認識她以來從沒見過的瘦,之前她都輕描淡寫地說是跑步跑多了才瘦下來,後來才慢慢道出真相。想變瘦?情傷是最快速有效的方法,她如此自嘲。E的故事嘛——說穿了不就是我愛他,他愛我,但他仍然與以前的那位她關係極之親密,親密到大家的生日呀聖誕新年等大時大節都會陪伴那位她的那種親密。

Well, 我問她怎麼忍,她說他們常常吵架,說了分手,但對方又會自稱知錯乞求原諒,然後又再重覆同樣戲碼。聽到這兒,我忽然有些感謝我與我的那位他(表面上)都是乾乾脆脆的,至少沒有拉拉扯扯的情狀,分了,二人從此就絕口不提,平靜得彷彿沒發生過一樣。多文明多理智。說回E,這樣傻,分了又合,還不是因為捨不得。她說這回是頭一次這樣認真——只可惜錯付了對象,我想。所以說,雖然傷雖然痛,但沒那麼容易可以割捨,我當然明白那種放不低和不捨,但所有執迷,都有清醒的一天。終有一天,所有的戀愛情緒都會烟消雲散,理智將會回歸,然後把他放下了,走出與他的拉扯,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

她說近來感覺累了,不想再繼續了,想放下了。我說親愛的,不用逼迫自己放下,真的,真正的放下不用逼,是自然的一種行為。有一天想通了,就自然放下了——只要你肯相信會有那麼一天。

當晚回到家,彈著ukulele,不禁唱了半首The Best is Yet To Come用Whatsapp傳送了給她,厚著面皮,當是互相鼓勵吧。

 

 

 

 

 


[1]

對,感情這東西,不是想放下就可以放下,不過,時間還是關鍵,能撐下去,過一段日子,就會沒事了。


[引用] | 作者 嚴明 | 2nd Aug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