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五步 | 22nd Aug 2014 | 閱讀悅獨 | (24 Reads)

Day 43. 只差一點點即可以再會面/可惜偏偏剛剛擦過十面埋伏過孤單感更赤裸 

十五歲的離家出走的少年的故事。

雖然早已過了十五歲,雖然柏林沒有海,雖然好長一段時間沒有看村上先生的書,但關於離家出走,與我如今的景況某程度上無比相近。花了兩個週末閱畢,然後飲恨自己沒有把下集帶過來,郵購嗎運費太貴。現在只好,吊癮中。

房間中床邊有隻大窗子,我喜歡靠在窗邊窩在床上就著日光看書,感覺無比閒適。村上先生的書不好讀,本書的三分之二都尚在鋪墊,雙線發展看得人一頭霧水,實在考驗耐性,但是他的文字就是永遠能夠直接觸動你的神經,是種像被電擊一樣的閱讀體驗,叫人忍不住再三回味咀嚼。

本書寫的是命運,以及人們怎樣面對無情的命運。

被命運作弄、被詛咒、性別的錯摸、被遺棄。書中的角色都有著體面的外表,男主角看起來是有教養的少年,中田是個整齊有禮的老人,大島先生個子小容貌端正長得美麗,佐伯小姐有一張高雅而富於知性的臉——他們都擁有一副好皮囊,可惜再好看都蓋掩不了底下的、深深對命運或對抗或接受的無奈與荒涼。

命運就像兇猛的沙風暴,「......你想要避開而改變腳步。結果,風暴也好像在配合你似的改變腳步。你再一之改變腳步。於是風暴也同樣地改變腳步。好幾次又樂幾次,簡直就像黎明前和死神所跳的不祥舞步一樣,不斷地重複又重複。你要問為什麼嗎?因為那風暴並不是從某個遠方吹來的與你無關的什麼。換句話說,那就是你自己。那就是你心中的什麼。所以說你能夠做的,只有放棄掙扎,往那風暴中筆直踏步進去,把眼睛和耳朵緊緊遮住讓沙子進不去,一步一步穿過去就是了。......無數的人將洞血其中,你自己也可能會流血。溫暖而鮮血的血。你的雙手將沾滿血跡。那既是你的血,也是其他人的血。而且當那沙風暴結束時,你可能還不太能理解,自己是如何穿過那風暴活下來的。......只有一件事你可以確定。那就是從那風暴中出來的你,已經不是踏進去時的你了。對,這就是沙風暴這東西的意思。」

也有走不出沙風暴的人,「......埋在她靈魂裡的時鐘的針已經完全停止在那前後的某個時間點上了。當然在那之後外面的時間還繼續流著,那當然也帶給她現實上的影響。不過對佐伯小姐來說那些時間幾乎是不具意義的。」

唉越寫越想知道劇情發展。

想來我和村上先生的小說,當中的著關聯性,就是上下集永不能湊在一起的命運。看《挪威的森林》已經發生過了,上集在家中,下集卻進了迷你倉;如今《海邊的卡夫卡》上集在柏林,下集嘛,難道遠在海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