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五步 | 10th Nov 2014 | 悠遊萬里 | (38 Reads)

Day. 134 我想我的思念是一種病/久久不能痊癒

工作假期顧名思意就是一邊打工一邊度假。放假是放得差不多,平衡工作方面,除了幫忙照顧小朋友之外,接了街拍計劃之外,這兩天我接二連三的,當起保姆和鐘點女傭起來。S和K都找到固定工作在餐館上班,反之我接的工作都十分散雜,有一天沒一天的,但我卻覺得很好——果然是放假放到人很懶散。 

忽然做起鐘點女傭來,替陌生男子打掃屋子,我不禁想起小說《全職殺手》的情節。

那是97年彭浩翔寫的小說,那時候他還未做導演,小說先改編成廣播劇,及後於2001年再改篇成電影,電影卡士強大,杜琪峰、韋家輝導演,兩位男主角分別是劉德華和反町隆史。所以說,我最先是通過小說認識彭浩翔的,有次同事約他做訪問,真心粉絲的我遞上小說讓他簽名,看到陳年舊作,連他都覺得驚嘆,而在旁的我,則紅都面曬。

說回鐘點女傭的聯想,就是在小說中,身為殺手的O有個作為掩飾身分的家,他在超市的小廣告找到了一個女生替他打掃這間不住的家。每次女生在家中打掃,他就在對面的工廠大廈,他真正的家,用望遠鏡觀察她,漸漸二人有了這樣的牽連。小說寫於九十年代,那時候觀塘還未重建,那時候我們還在聽Discman,那時候超市還有廣告告示板。

在我看來,走進陌生人的家中收拾是十分有趣的觀察。每人都有屬於個人、不予分享的私密空間,有些人的是自己的睡房、有些人的是自己的床、有些人的是自己的電腦。就像我其中一份功課所研究的課題一樣,Strangers Bed Club:把床和陌生人交換去睡。私人空間是十分有意思的課題,走進陌生人的空間、讓別人走進你的個人空間,在過程中產生的種種問題,例如何謂私密、為何私密、何必開放、為誰開放、為何開放等等,於心中權衡取捨的心理活動,複雜得很,有趣得很。

這位男士嘛從不摺衣服,把全屋的衣服摺好,已經花了我一個小時。衣服不是tee就是polo tee,黑白淺灰,襪子倒全是黑色的,可以總有些形單隻影找不到另一半。過程中,難以避免想起總是忍不住手替我摺衫的那位他。想起,原來我卻從來沒有為他摺過衣服,想起如果我替他收拾的話,恐怕會為他一屋子的敗家收藏品而抱怨,想著想著,然後,嗯,沒有然後。

然後,只有繼續向萬能打雜方向前進。

不知道這一年下來,最終我會做過多少份工作?有多奇形怪狀?真叫人期待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