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五步 | 20th Nov 2014 | 悠遊萬里 | (40 Reads)

Day 144. 做個壞一點的打算/缺憾才像圓

我對大團圓結局有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執著。

空閒的時間,不是看電影、劇集、卡通,就是看書。在這邊難以購買中文書,又不想勉強自己看英文書,唯有把帶來的書珍而重之地慢慢品嘗。當我知道S將有朋友過來之時,立即托他把《海邊的卡夫卡》下集運送過來,以解我相思吊癮之苦;其次,就是蕭紅的《呼蘭河傳》,受許鞍華《黃金時代》所受影,好想認識一下這位才女,然後再看細看這部電影。

書本珍貴,千挑萬選出來的書目,都是嚴肅讀物,就連北島的詩集,都讀得津津有味,想起來真的好久沒有這麼認真、這麼飢渴過。消閒方面,還是留給電影電視吧。

一時心癢,重看了一套漫畫,是讀初中時相當喜歡的。那時候沒想到幾年後我竟會像故事裡的人物一樣,讀了時裝設計,但如今令我感慨良多的是,同一部漫畫,多年後再看,竟有另一番體會。 

這故事的結局,是男女主角分開了,男的出國,女的最後還是跟原本暗戀的另一位男人在一起。那時候,我覺得這結果無比的遺憾,兩人明明那麼匹配,男主角又靚仔又有才華,而且嘛,漫畫不是應該滿足讀者的fantasy,再不合理的情節,在漫畫世界都會理所當然的。所以,這結局大深刻,以致我一直對這故事又愛又恨。

如今再看,我發現女主角的暗戀對像,品學兼優,理性又講道理,而且還十分關心任性逃學的女主角;而男主角嘛,是有型靚仔又天才,但性格有缺憾自我中心不理人感受,二人即使再匹配,還是沒辦法走到最後的。女主角最後情歸二號男角,才是貼近現實之選。

Artists used lies to tell the truth, while politicians used them to cover the truth up. 藝術家用謊言去揭露真實,政治家以謊言去掩蓋真實。 

藝術之用在於表達訊息,只觀乎運用的是哪一種媒介哪一種形式。有時候,小說花十萬字去鋪墊,到最後要說的道理也許十分簡單易明,難明的,只是敘述的過程。就拿《少年Pi的奇幻飄流》來說,那佔了六成篇幅的想象力豐富的海上飄流情節,只不過是為了獲救後在醫院陳述的一幕的鋪墊,當然作者手法相當高明,而想說的道理可以用一句說話來概括,但作者偏偏花了十萬字,迂迴地去說出道理,到最後讀者也就會感受更深刻。

可是,故事是真實,同時,也是出口。在現實中不可能達到的,在幻想世界都可能發生。偏執於大團圓結局的原因是,深深地感受到世事豈能盡如人意的荒涼,才會如此希望故事可以美滿,算是種心理補償。

果然,樂觀是由於悲觀的這種心態的基礎,結果還是脫離不了悲觀。Murphy's Law: 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 既然控制不了,想太多又有何用呢?那就不如let it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