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五步 | 31st Dec 2014 | 悠遊萬里 | (43 Reads)

Day 160. 慢慢地邁向聽朝/靜靜地懷念昨日/再決定今天只要相信愛

憶苦思甜,2014這一年。前半年在香港,下半年飄到德國,明白到人離鄉賤;明白到原來思鄉靜悄悄地藏在一呼一之間無可避免;明白到一直追求瀟灑的自己原來不太夠瀟,近日心中還生出想安定下來的念頭。看來我奔跑得夠遠了,終於可以停下來了。 

來到這邊有半年,在臉書看著香港的好友開派對的熱鬧歡騰,無比思念那種喧鬧無聊,總是覺得自己像被流放的異鄉人,又像歸園田居的散人。事實上,異國的生活遠沒有想像中的奇幻精彩,更多的是單調與寂寥的日子,同時卻嚐到了歲月靜好的滋味,還真叫人戀棧不已。

這兩天柏林下起茫茫細雪,一覺醒起窗外變成銀白色的世界。那種雪白,乾淨剔透,浪漫得超現實。整個城市點上銀妝,叫人差點認不出原貌來。對於生活在亞熱帶地區的我們,「鵝毛雪」只是書本上看到的詞彙,但昨天我臨窗賞雪,灰濛濛的天色,雪一直密密麻麻地飄落,下得有點大時,雪花如指甲般大小,一片片結著刺刺的毛邊,像極了羽絨。雪花前前後後四方百面地在半空飄搖,忽高忽低的,輕巧悄皮,落地無聲,拂了一身還滿。

從小我就渴望著自由地在世上流浪飄泊,不回首,有多遠走多遠。因此對事對人總是漫不經心的,因此總是到荒蕪之地旅行,因此花幾年時間計劃準備工作假期。如今,多年的念想終達到,心底有種歷盡萬水千山最後跑到終點的感覺,就像是可以為自己的年少輕狂畫上完美句號一樣。奔跑遠了,飄泊久了,可以停下來

今後,我想經營一些,可以長久的事物。 

早兩天與K談起了我從前的那位他,不管多喜歡,最後我們還是分開了,如今是朋友亦是知己。K說這樣好可惜。我沉吟半晌發現自己不會用可惜這個形容詞去形容如今這種段關係,因為我了解自己,還有他。一來我知道他不夠喜歡我,二來就算我們在一起,但沒可能走到最後,他是那種不會結婚的男人。K說人會變的,也許再過幾年,年紀再大一些,他就會想結婚了。我微笑,我知道的,他不會變的,而我也不想迫他。同行下去的結局可以預知,因此,現在這樣,也許最好。所以,沒有甚麼好可惜的。K問我有否掛念他,我想了半晌,有時候吧,寂寞時我會想他的,但大部分時間不。對於我來說,過去了的感情,只適合懷念,不適用於糾纏悔恨。K說曾經那麼喜歡,為何現在都歸於平靜?她對我無情感到莞爾。——如今看起來是的確是雲淡風輕,但天知道那時候我花了多大的氣力去刮骨療傷?倔強好勝的K,不理解我的淡然,她說如果是她,一定會報復才解氣,我笑說那多費氣力,還不如放手好了,我才沒那時間心神去糾纏,多沒意思。 

後來,我悄悄地反思自己的無情,琢磨這個總是無孔不入地追求瀟灑的自己,才發現這是我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別時容易見時難。也許這些年來,反覆致力追求「輕」的過程中,所丟棄的失去的放下的錯過的,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多還要重。今後,或者可以細膩一點、拖拉一點、痴纏一點。

2014是充滿轉變的一年,不論是環境,又或是心境。

展望來年,身隨心動,越發貪歡,盡力不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