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五步 | 24th Jan 2015 | 悠遊萬里 | (46 Reads)

Picture 

Day 190. 羅馬非一天建造/行過幾多的路 

意大利七天遊,從米蘭到佛羅倫斯終站在羅馬。同事K出trip到米蘭,我相中平價機票,從柏林飛到米蘭與她匯合,半年沒見,她出現在我眼前那刻,竟有點感動。兩個女子相約在米蘭,好一個浪漫的約會。二人在米蘭市中心街道穿梭漫步,走過Duomo,逛商場,餓了吃一口Gelato,繼續談近況說八掛,晚上我都覺得喉嚨乾了,同事K說我們像極了Woody Allen的電影,一邊在城市中走來走去,一邊喋喋不休。

於是,我幾乎立刻就愛上了意大利。

米蘭像個精緻的音樂盒,揉合古典和現代化的城市,小巧迷人,景點集中。Metro只有4條線,分不同顏色,綠色線車卡特別東京JR;在路面上行走的tram則線路繁複,有些tram外形古老十分可愛,慢得像我們的電車,是慢遊城市的好選擇。時值減價季節,時裝鋪和百貨公司都在減價,忍不了手,買了雙短靴,真人示範窮風流的生活方式。

道別了同事K,匯合S和K我們仨乘火車抵達佛羅倫斯。

對於佛羅倫斯的印象,始於電影《冷靜與熱情之間》,由竹野內豐和陳慧琳主演,之後大學時在圖書館借來了原著小說來看,小說由辻仁誠和江國香織一男一女兩位作者,各以男女主角的視角創作的套書。二人是大學時期的戀人,女主角約定男主角,在她30歲生日約在佛羅倫斯大教堂。十年後,二人各有各的生活,物事人非事事休,那個遙遠的約定,二人仍牢牢地記得。 

佛羅倫斯美得如詩如畫,整個城是一幅沒盡頭的中世紀畫作,我們像是錯入時空的異鄉人,踏遍了小巷,日落時刻攀上陰暗細窄的梯級,爬上佛羅倫斯大教堂,古城景色盡收眼底,可我的順正在那裡?

登上火車,兩小時後到達羅馬。——羅馬是羅馬浴場、鬥獸場、《Gladiator》、《Rome Holiday》、《La Dolce Vita》......

羅馬像個大型的戶外博物館,每走兩步就是遺跡,一塊石頭一根柱子一汪水池不是公元前的,都有二千年歲。時光在羅馬走得特別緩慢,建構了另一個時空,當中神話與科技相融相知,城內的小巷像隨時會有千年幽靈遊蕩,當他們友善熱情地跟你打招呼,你亦不必訝異。

說到羅馬,怎能不提費里尼1960年的電影《La Dolce Vita》?中文譯名「露滴牡丹開」,語出自西廂記,好一個充滿遐想的譯名,叫人絕倒。片中經典一幕,當然是明星女主角Anita Ekberg一襲露肩低胸拽地長裙和記者男主角Marcello Mastroianni夜遊羅馬街頭,輕身一躍,落在許願池中豔如水妖,二人在池中嬉水擁吻,鏡頭唯美輕狂如火。可惜我們去的時候許願池維修中,抽乾了水,圍著工程的木板,面目全非,許不了願。另一遺憾是Anita Ekberg剛剛去世了,不妨重溫舊片懷念如牡丹一般豔麗無雙的她。

我喜歡意大利每走兩步就是cafe、喜歡他們立在bar前喝咖啡的文化、愛極了隨便走進一家cafe都能喝到美味到上天的cappuccino、喜歡新鮮香滑的gelato、喜歡充滿嚼勁的pasta、十分感動可以吃到在歐洲任何地方都吃不到的乳鴿、喜歡香薄脆的pizza、喜歡幽默又熱情的意大利大叔們、喜歡這些可以用腳遊覽的城市。

這個因米蘭而成行,隨便計劃沒有預期的旅程,驚喜連連。

下一世,讓我投胎成意大利人吧。